龙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冯瑞登上“直通车”
  • 访谈嘉宾:冯瑞
  • 发布时间:2016年1月18日
嘉宾介绍
冯瑞,龙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分管机动队、规划土地监察指挥(举报)中心、卫片执法监察科(法制科)
访谈内容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深圳新闻网演播室,收看第四期的《向违建说“不”》栏目,今天我们很高兴地邀请到了龙华新区规划土地监察大队副大队长冯瑞。冯队、欢迎您。
  【冯瑞】:您好,网友朋友们好,很荣幸走进深圳新闻网。
  【主持人】:作为高速发展的城市,深圳有不少的历史欠帐问题,根据市规土委日前透露的信息显示,全市的违法建筑大概有37.3万栋,违法面积达到4.28亿平方米,这个数字对于一个面积只有1996平方公里的一线城市来讲有些沉重,今天我们邀请龙华新区来到我们演播室,龙华新区是我们访谈中唯一一个特区外的区域,请冯队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龙华新区查违方面遇到的问题,2015年我们开展的工作有哪些。
  【冯瑞】:龙华新区管辖面积175.58平方公里,实际管辖人口接近300万,是深圳市的人口大区、产业大区,龙华新区建区之前,这片行政区域是违法建设易发和高发区域,一组数字可以看出来,龙华新区一共总的建筑物栋数8.05万栋,其中65%,约5.32万栋都是历史存量的违法建筑,建筑面积近7000万平方米,占到全市4亿平方米的六分之一,应该说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不是一朝一夕有了今天的情况,确实现实就是如此。应该说龙华新区建区以后,当时的市委市政府也给第一届的新区党工委、管委会提出了一个命题,是要建国际化新城还是要建县城?首当其冲的就是查违工作,要把违法建筑控制住,应该说经过这几年的努力,龙华的查违工作经历了从乱到治逐步向好的过程,特别是进入2015年以来,新国书记和陈清主任到任后,又对我们提出对违法建筑零容忍,违法建筑零增量的要求,各项措施全面升级,包括10月9日市委常委会讨论通过了查违工作“1+2”决定以后,应该说龙华的查违工作实现了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变。一方面我们把所有控停的违法建筑进行了彻底的、全面的裸楼,把所有的违法建筑,可能导致复工的条件排栅网、提升架包括水电进行全面的清除,让它彻底丧失复工的条件。二是针对新增的违法建筑,特别是9月份以来,我们大概一共发现有200多处,大概3.8万平方米的新增违建通过种种渠道投诉,全部拆除归零,实现了当月新增、当月清零的零增量目标。
  我们不光控制新增,还敢于做减法,争取做到负增长,向历史存量开刀。9月25日开始龙华新区开展了一个行动叫“市容环境管理秩序双提升”的行动,查违是其中的重中之重,9月25号到昨天为止,我们一共拆除存量建筑差不多1200多处,面积达到65万多平方米,据我所掌握的全市“1+2”决定出台之后到12月25日全市拆除68万平方米的违法建筑,龙华新区的拆除量就达到了46万,占到全市拆除量的接近70%,应该说是十个区中拆除的效果和力度最大的,裸楼也是全市唯一一个做到的区,马书记开年伊始做了一个批示:“龙华新区查违、治违力度大,办法多”,这给了龙华查违人很大的激励和鞭策,接下来我们会守好本职工作,把查违工作做好。
  【主持人】:刚才冯队给我们介绍了很多,列举了很多数字,我们也看到了龙华新区在查违工作方面的亮点和特点。我了解,龙华新区作为原特区外的新区,相对福田、南山的查违工作肯定有一些不同点,您能比一下,比如说我们和福田、南山区在查违工作上不同的矛盾点在什么地方?
  【冯瑞】:应该说我们原宝安、龙岗等原特区外的几个区面临的查违问题和南山、福田等原特区内各区有共性的地方,比如说小区加改扩建,相对偏僻地带的乱搭建。对于原特区外的几个区,难点最大,包括我们日常牵涉我们工作精力最大,我们最困惑的主要是大量的未征未转的集体土地,也就是掌握在原来的农村,或是经过后续的转让,继受者手中的空地。
  再有一个是历史上存量的5.32万栋存量违法建筑,在高速城市化的过程中会产生种种的变化,针对加改扩建包括危房拆除重建都是我们面临比较困惑的问题。像龙华新区,175平方公里里面,已经征转的国有土地只有96平方公里,差不多可建设用地掌握在农村集体手上的有40.72平方公里,这些土地长期掌握在村集体手中,一直是报建无门,也就是说从城市化转地2004、2005年这十年左右,政府也拿不走,农村也用不了,市场也很难有所作为,因为有种种的政策限制。
  面对这种长期难以破解的局面,作为原特区外的区和办事处就会面临很突出的问题,原农村集体经济转型、社会的维稳、经济的发展和查违工作中比较明显的冲突矛盾点,这个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我们与特区内最大的不同。
  【主持人】:冯队介绍了一些数据,您提到裸楼,我想问一下,您给我们介绍一下裸楼的概念是什么,尤其是我们在一些行动中是否达到预期的效果?
  【冯瑞】:裸楼是查违方面相对专业的说法,龙华新区成立以后我们控停在建的违法建筑有1491栋,其中有276栋是新区成立前就烂尾,还有231处空地,剩下还有984栋就是在建后来被控停,一直控停至今,我们过去对控停的违法建筑,建筑物外墙会有网架,也就是说大家看到的绿网或是黑网、提升架,这些东西本身是为了防止建筑材料高空坠落的防控措施,但不可避免成为违法建筑控停以后随时复工的便利条件。以前我们一直采取的是裸掉顶部三层,保证相对安全的情况下,如果复工了可以发现。后来新国书记到任以后给我们提出一个问题,对于违法建筑,执法的标准是怎样的?我们叫做“四清两断”,“四清两断”就是裸楼的具体解释,清理施工设备、清理施工队伍、清理建筑材料、清理提升架和断水、断电。其实就是要消灭违法建筑可以复工所有的便利条件。新国书记给我们提出这个命题以后,我们从9月11号开始,大概用了40天的时间,龙华新区一共拆除提升架369处,拆除外围有网架的部分有457栋,差不多接近40万平方米。进而实现了龙华新区建区以来,史上第一次辖区所有的控停违法建筑全部是完全裸露,走到龙华新区任何一条街道,任何一个村里,可以看得到,我们控停违法建筑的特征是极为明显的,除了建筑物的楼板以外,看不到任何可以让他随时复工的外在依托。也就是说打消这些原来违法业主复工的侥幸心理,这个工作我们现在在全市所有的关外各个区里也是唯一一个做到,应该说我们这次的执行力度最彻底,我也可以很负责的说,欢迎新闻媒体和网友到龙华新区看。
  【主持人】:谢谢您,冯队。您刚才提到“史上最严查违”,我们也看到了,2015年10月23号深圳出台了“史上查违最严的1+2决定”,您能不能谈一下,您刚才您也提到,在裸楼的控制上比较有成效,网友特别想了解,您能不能结合一些案例给我们分享查违过程中比较典型的给您印象比较深的事情?
  【冯瑞】:首先我还想就“1+2”决定外界的解读,说一下查违人不同的理解和感受,外界一直说“1+2”决定是史上最严的查违令,据我所知,这个决定出台以后,全市查违清拆的力度和效果应该说也是史上最严,效果最明显的,但是我们的理解不同。一是它不仅仅是一个行动,应该是深圳市委市政府作为违法建设在全面控停确保零增长的情况下要建立长效机制,推进城市综合的管理和治理,提升治理水平的系统工程,现在确实深圳的历史存量违法建筑存量巨大,需要下决心、有勇气进行攻坚和突破。再有一个大家认为的严就是这个《决定》,把违建的增量和地方的党政领导和从事查违领导的职务挂钩,但这对于查违系统的干部来说是一个最大的支持和减压。
  【主持人】:怎么说呢?
  【冯瑞】:在我们感觉,这个《决定》的出台,从过去政府推动变成的现在党政同责,党委主导,应该说他在上层建筑上推动力是非常强的,进而也达成了社会的共识,包括媒体的支持、理解和监督。
  再有一个从过去查违部门一家单打独斗,变成了所有的部门大家齐抓共管形成合力,打击的效能上和手段上应该说得到了明显的强化。再有一点尤为可贵的,作为我们感觉很迫切的是“1+2”决定的第二个决定就是关于全面疏导、遏制违法建筑增长根源的决定,应该说他看到了深圳违法建设产生的原因,要根治就必须有配套政策的出台,可以极大缓解我们面对基层经济发展、群众的诉求上,一直承担这么多年的压力,我们感觉对我们来说是一种减压。在这个《决定》下,不管是市委市政府还是龙华新区,力度是空前的,除了刚才我讲的裸楼,还有我们清拆,我们的清拆据我所知,市查违办统计的“1+2”决定出台以后,全市到12月25号,全市一共拆了68万平方米,龙华新区就拆了46万平方米,占其中接近70%,拆除的力度是最大的。包括其中龙华新区除了拆新增以外,全区上下一盘棋,我们向历史存量开刀,面临很多历史存量的商业街,过去的村委和历史上其他外来群体,存在可能有十多年,利益非常集中的,像我们福城章阁存在14、15年的天富美食广场,龙华办事处在富士康门口一整条的商业街区,这个在过去的推动力度也是没有办法拆除的,这次“1+2”决定给了我们巨大的支持,我们拆除遇到的阻力和各方面的理解破解了很多历史上我们遇到的阻挠、不理解、不配合、支持不够的困境。现在之所以能啃下历史上的硬骨头,我觉得就是“1+2”决定出台以后市委市政府和新区给查违部门最大的支持。
  【主持人】:我注意到您提到“1+2”政策出台之后我们做了什么,我很好奇,难道我们在之前是没有做吗?仅仅是因为政策出台之后有了更大的力度支持我们,所以我们才有可能做这么大的,拆除这么大的,啃下您说的这么大的骨头吗?
  【冯瑞】:“1+2”决定确实是起到了重大的作用,但是在这个之前,应该说大家更多的是本着常规,一个是遏制新增。像我刚才提到的,我们拆除了一栋1.46万平方米永久性建筑的厂房,新区成立以来拆除面积最大,我们8月25号启动清拆,清拆到10月10号结束耗时两个月,整栋夷为平地,在新国书记、陈清主任到任以后,变化最明显的是社会共识和部门合力,方方面面各部门的支持,包括面对社会的阻力和不理解,面对利益盘根错节的时候,公安、交通、交警包括社区、街道、供水、供电部门,大家一起支持,因为查违更多的是对物,过去我们对于建筑物上的手段相对是不足的,而且是比较滞后的,特别是我们对于人是没有手段的,这次的“1+2”决定我觉得可以通过很多是其他很多部门的合力支持针对人,为我们清拆建筑物化解掉阻力和拦路虎,同时现在我们对于历史存量盘根错节的一些东西现在下手来说彻底清拆遇到的阻力要比以前小得多,因为全面控停以后,可以让查违,因为我们的人确实比较少,全面控停以后可以让我们腾出更大的精力针对历史上的存量下功夫做化解工作。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我们在去年有一次新区成立以来拆除面积最大的厂房拆除行动,您能不能结合这个案例,我们之前遇到的问题是什么,政策出台以后,您刚才提到合力,我们联合执法过程中是怎么合力把最大的厂房拆除的?
  【冯瑞】:这个厂房是在我们新区原观澜办事处,相对比较偏僻,和东莞交界的位置。这栋房子的产生也是有一点特殊原因,在当年西气东输国家重点项目工程通过观澜整个片区的时候,拆除了原业主原有的厂房和建筑,当时的原业主在原有厂房受损以后,当时征地补偿的价格非常低,工期非常紧,办事处不得已采取了拆迁安置的方式,安置在现在的地块,业主在后期的建设过程中超高、超面积,而且在这个期间也发现国家公职人员在里面起到了一些推波助澜的作用,后来为什么我们说拆?首先是对人,后来在这个方面可能起到一些作用的公职人员都受到了相应的党纪、政纪的处理,后期我们对建筑物拆除,当时他距离西气东输的管线比较近,不能采取爆破拆除,只能人工拆除,耗时差不多两个月才夷为平地。这栋建筑物的拆除也是向龙华新区仍心存侥幸的人释放严打的信号,如果不配合拆违不仅人失去自由,还可能血本无归。
  【主持人】:刚才冯队提到了,在原特区内外的情况,尤其是查违方面存在很大的差异,我想问一下,刚才提到目前的土地面积和私有化的程度占的比例是很高的,我们想问一下,尤其是一些城中村空置的厂房和土地,尤其是城市土地商品化的过程中是比较艰难的,尤其是我们对这样的一些特殊情况,我们遇到的困难又是哪些呢?
  【冯瑞】:实际上原特区外(的问题)也是这次市里下决心出台“1+2”决定的出发点之一,针对原特区外,因为未来的发展空间是在特区外,我们看到掌握在农村集体手上的土地和房子,现在的城中村如果客观的来看,他是历史上遗留下来的一些原有的东西,但是他也是我们深圳未来发展的空间,无论是从城市更新、土地整备,将来只可能从这部分没有征转的土地进行征转,收归国有进行建设和发展,现在对我们困扰最大的是,像宝安、龙岗都面临到的在辖区面积里相当比例的土地控制在原农村集体手上,这些在2004、2005年城市化转地以后掌握在村民、村集体手上或是外来资本手上,这些土地长期得不到释放,他没有办法进入到合法的建设轨道中,但是我们的城市化在快速的发展,从人性的角度,你名下的空地在那里一直得不到使用,他的冲动始终是巨大的,特别是这些年房价高企、租金高企,但是长时间不给他一条路,我们面临的是跟他时时的博弈,可以说我们查违这点人,可能是跟汪洋大海的群体在做斗争,而且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用各种各样的手段进行建设和开发,这是我们最大的难点。
  第二个难点,让我们顾虑最深的是5.32万栋历史存量的违法建筑,今天我看了一下特区报,说深圳整个的违法建筑中住了700多万的人口,700多万的产业人口住在里面,这些城中村的建筑无论是什么样的性质,违建也好,种种的历史遗留也好,我觉得作为政府最迫切的是,短时间内无法消灭这些违法建筑时,如何让这700万人在里面住得是安全、平安的,剩下的是城市化发展到这个区域,用市场化的手段解决,这是我们最困扰,这方面一直破不了题,历史遗留违法建筑的规定,新两规,他更多的视线和门槛聚焦在规划、主体资格,背离了历史发展的过程,忽略了作为现在的政府,最该关注的不仅是这栋建筑物合不合规划,业主未来会获取什么样的利益,我们应该首先关注住在这里面人的安全,不能消除他,就要穷尽手段降低门槛,在城市化发展进程没到这里的时候,他仍然在使用过程中,要让他的建筑消防安全过得了关,这是我们最担心的难点。
  【主持人】:冯队谈的第一点是土地商业化过程中遇到的问题,我想问一下,会不会造成其他类似的连锁反应,比如说您提到土地空置,尤其是之后的发展可能转移到原特区外,土地的闲置也会造成资源的浪费。关于土地是不是在商品化的过程中拆迁补贴金额的问题上达不到一致?
  【冯瑞】:你讲到的问题是关外遇到的几个比较普遍的问题,一个所谓的闲置,的确存在闲置,但是国家确实在土地开发上有先后、轻重,根据产业布局和人口发展的不同来分梯次开发。现在这些空地掌握在农村集体手上,政府又在这里没有办法作为,又没有办法制止他,但现在这种闲置是我们一厢情愿的,他会想到很多办法希望把他变现,能融入到城市化进程中去,这些也是我们查违的难点之一。包括你讲的拆迁,原特区外在前面的这几年中面临一个很突出的问题,就是我们的拆迁和我们的市政化征收,修路建学校、建医院,关外的历史欠帐太多,这个过程中我们的征地补偿价格确实是严重偏低,甚至偏离了广东省的补偿标准,所以在进行很多大的市政项目中,基层的办事处在责权利不对等的情况下,又要完成市政征收的项目,价格又严重低于市场价格和普遍价格的情况下,不得已采取了拆迁安置,就看到形成了大家看到的违建,这种是没有授权的,这种情况下是街道办、区政府不得已做出的折衷方式,今年9月份深圳市注意到这个问题,补偿的价格都已经大幅度的提高,新的市委市政府是看到了这一点,做了很大的调整。
  【主持人】:冯队介绍的龙华新区的现状,包括出发点,创新举措,下一步请冯队给我们介绍一下龙华新区在查违过程中你们的探索,包括下一步的计划,在查违过程中的手段。
  【冯瑞】:查违手段去年加码以后我们也想到了弥补我们人力不足的问题,全区从事一线查违的工作人员只有三十多个,相对我们面对的工作量是没有办法面面俱到的,更多的是我们向科技、向法律赋予我们手段,争取能借力,一方面是在防上,希望打早打小,我们选取20多处面积比较大,违建比较容易高发的区域,我们在制高点安装了摄像头,我们在大厅24小时通过监控摄像头监控这个区域的变化,发生变化再通知执法人员快速到达现场进行处理。二是我们采购八架无人机配到街道办,针对偏僻的山林地带,偏僻的小区,不容易发现的区域,提高发现的频率效率。
  再有一方面我们尽可能将法律赋予我们原有的手段发挥到极致,这里面一个是分类施策,特别是在双提升行动过程中,我们出台了两个指引,一个是针对新增的违法建筑和国有土地上的乱搭建,还有就是废品收购站等种种乱象,我们出台了从严、从速,一个是采取迳行拆除的手段,一个是七天的时间对这两类行为采取毁灭性拆除的工作指引。
  再一个是针对存量的违法建筑,特别是历史上遗留有重大安全隐患的建筑,以及对违法行为人从重处罚,我们出台了从严、从重、从快的处罚指引,主要是想提高违法行为人的成本。去年我们尝试和三类社会机构签了合作协议,一个是我们和征信公司签订合作协议,把违建者的资料抄送到征信单位,让他形成不良的记录,在社会生产经营活动,贷款过程中增加他的违法成本。二是除了拆房子,我们还要罚款,让他付出造价和我们拆除费用的代价,按照《城乡规划法》必须以工程造价为基础,很多的业主拒不提供造价的清单,我们就和有资质的评估机构签订合作协议,我们拆除的同时由他对里面的建筑材料进行评估,根据市场同时期内最低价格进行造价评估,我们前不久对另外一个新增的违法建筑房子也拆同时要罚15万的工程造价。还有我们和律师签了合作协议,我们开出的很多处罚决定以往他不执行,我们现在通过委托律师,由专业的人,我们也要用法律的武器,由律师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执行罚款,增加对违法行为人的打击。
  再有一方面,我们在今年的行动中清拆了很多国有土地,或是清理了很多城市的乱象,我们把清理出来的土地交给交通、城管部门,由他们来缓解现在的公共基础设施配套不足的问题,把清拆掉大量的废品收购站改造成停车场、公交场站,把更大面积的国有连片土地移交给城管部门作为临时公园或是街头小品,现在采取的是这些。
  【主持人】:下面到了网友问答的环节,第一个网友问,深圳查违搞了很多年,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的违建?我还想加一个问题,我们在目前控制增量,消灭存量,消除存量方面的工作。
  【冯瑞】:这个网友的问题,不光他会问,我们会经常遇到,包括三年半以前,我从事这个岗位,我可能是抱着他同样的问题走进查违工作的,我相信我们在座的大家都会有这种印象,在这里工作三年多以后,我感觉面对违建这个沉重的话题,我觉得还是不应该割裂历史,还是要全面、客观的评估和评价,深圳从1979年改革开放发展到今天一个国际化的大都市,他快速城市化的进程是在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城市能比拟的。从当年改革开放的时候,我们招商引资、鼓励外面的人来买地建房、建厂房,包括吸纳产业人口,从一个小县城变成一个城市,是有这样的传承在里面。再有一直到2004、2005年转地,突然之间门槛切下来,一分为二一个分水岭,所有的未征未转的集体土地报建是没有任何渠道的,我自己感觉,可能这个话可能会有些得罪人,我还是想说,特别是原特区外,在历史欠帐这么严重的情况下,应该说他对特区的发展是做出了巨大的牺牲,很多的垃圾填埋场、渣土收纳场,垃圾处理设施,危化品都在关外,他们为深圳的发展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他们的市政基础设施配套严重不足,无论是医院、学校、道路分布等,在特区一体化的过程中,我们到了关外感觉,当年城市化转地遗留大量土地和房产的问题,在快速特区一体化的过程又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更多、更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和问题,这种情况下,我们在土地、房产的管理体制上,我感觉是僵化和理想化,和关外日新月异,特别是城市快速发展进程当中的种种变化是脱节、不匹配的,应该说我们的管理、引导、服务对于这些土地、房产没有起到贴身的、及时的、正面的引导作用,但是市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是客观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内生动力旺盛,管理不匹配产生出的野蛮生长就是违建,没有阳光大道他就走羊肠小道,你不给他发展,他就畸形的发展,你不给他框架设计,他就无限度的延长。
  我举几个例子,有几个问题,像龙华,我们很多的道路以前都是国道、公路、村道,在他的两侧都是历史上存在的厂房,都是用来生产加工的,但是现在这些道路都成了市政道路、快捷道路,两边鳞次栉比建了很多商品房。在面对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厂房都在改变功能,演化成写字楼、酒店、商业功能,赋予他更高的物质上的属性和租金价格,这种情况下是无法逆转和压抑他的,因为家家都要这样,而且你在市中心的道路两侧还有工厂,工厂也承受不了,他和整个城市的形象也不匹配,包括在南山、罗湖很多的工业区,像水贝、网谷都经历过这种过程,这种内生动力是无法扼杀的。我们看到很多企业,在新的技术革命,像龙华、宝安很多企业是制造业,他经历了第几代的技术革命,设备革新、产能革新,原有租的农村厂房不适应新的技术结构,他必然有一些合理的改扩诉求,我们在这个上面和他们是没有回应的。
  去年克强总理出台鼓励万众创业、大众创新的意见里,鼓励把原有的厂房改变功能作为创客空间,给他们提供廉价的发展空间,但是在这方面,我们65%的建筑都是违建,在市场经济中,你去约束他、克制他、限制他,最终你是没有办法抵挡这种洪流的。我们现在十几年了,我们的5.32万栋建筑合理的加改扩建,包括危房和我们未征未转的集体土地上的诉求,一直是报建无门,我认为这是一种看似一点一滴,一个地区一个时段的梗阻,瘀积到十年就形成了巨大的、难以破解的难题,这个下面种种的乱象就出来了,基层政府没有疏导和引导的能力,他要鼓励经济发展、集体经济转型、扶持农村集体股份公司,要维稳,他面对这么多的问题,他选择的可能是折衷的方式,这就是我说为什么查违搞了这么多年,会有一些变异的东西出来,我也不讳言确实存在大家一直质疑的查违人员执法不力,权钱交易、充当保护伞,包括租金价格、房地产价格一直在高涨,刺激了很多人的需要和关外原住民的观念,这些都是表象,最根本的是集体土地和存量建筑在高度城市化、特区一体化的过程中有没有给他合理、合法的渠道,让他进入合理的建设秩序中。
  【主持人】:龙华新区原住民的存量是巨大,5.32万栋,我们下一步在消除存量或是减少存量方面下一步的计划?
  【冯瑞】:存在危险的、随着历史的变革沿袭下来原来农村的住宅、厂房还是应该本着历史发展的观点,用市场的手段解决。我们在148个原村股份公司里,人均分红低于5000块钱的有78个,低于年分红3000块钱的53个,还有很多贫困村,他们集体经济的转型同样也是基层政府需要面对的问题,针对这些存量,现有的建筑符合产业前提的情况下,能符合建筑、消防安全的投入使用,但是不赋予他市场主体的地位。其他存在的,大家看到的,我觉得像南山的大冲、福田的皇岗村一样,等城市化的进程发展到这个区域,他的土地价格和房产价格已经足以弥补让开发商有动力进行改造,或是政府要布局更大的产业布局进行土地整备,逐步分阶段的消化,一次性全部征回来消灭掉也不现实,也不是本着为民的态度,还是要遵循市场规律,以人为本,政府还是应该履职,要履的就是控制增量,不再产生新的,同时对过去的要保证安全。剩下的让市场,随着时间去解决。
  【主持人】:第二个网友的问题是这样,我是住在观澜街道土生土长的深圳人,我们家世世代代在这里生存,现在房子你们查违办不给我们在自己的土地上新建,目前的房子又旧又破而且变成了危房,我们又重建不了,这个时候我们应该怎么办?
  【冯瑞】:这是我们查违工作中遇到比较突出的问题,我们的执法人员可能面临很多年纪很大的老人,或是低保、五保户的原住民,甚至跪在面前,哭诉,在观澜、大浪几个办事处比较偏的区域不同程度都出现,所谓的一户一栋是2006年深圳市政府为了解决城市化转地以后原宝安、龙岗原住民他们的住宅问题出台的政策,当时的基础是以2004年3月31日为一个分水岭,这个之前原农村集体中,大概30岁左右能享受劳动分红的人,可以成立一户,也就是说就是传统户籍上的一户,每一户有100平方米的居住用地,但是政策时隔这么多年也没有进行调整,很多危房确实出现,应该说这次市委市政府出台“1+2”决定有一条是针对原住民、非商品性住房出台一个政策,其中覆盖到了危房,也覆盖到根据时间的变化,户籍的分户,原住民家族的改变,可能到了需要解决住房的问题,这个政策正在制定中,相信今年能够出台。
  龙华新区2013年也出台了类似的措施,后来发现存在很多的问题,种种的乱象,审批了以后高度、面积上控制不住,始终有冲动要往高涨、往粗涨,人力监管又跟不上,我们有一个想法,想下一步进行实践,就是把相对来说每一个村子里,两个村子里,像这位网友一样类似的人,一共有多少户?符合条件的多少户?能不能通过两个村股份公司在现有的集体土地上调剂出来整块的土地,由政府按照一户480平方米,政府来建,第一个是保证工程质量,第二是严格控制面积,第三是避免了由他自发建设带来的建筑安全隐患或是盲目建设,把这个房子建好以后只收最成本的价格,由他支配和使用,解决他们的问题。但是他们手上原有的宅基地政府尽可能的把他作为一些绿化或是整个城中村中的公共配套,像垃圾处理站,配电房或是小的公园小品或是健身路径的所在地,避免进了城中村都是楼,公共配套严重不足,我们试想,想通过这种方式解决,这个确实在探索中,相信这位网友讲的问题,今年之内会有很清楚的解决路径。
  【主持人】:谢谢,今天冯队来到我们的演播室,让我们对龙华新区的查违工作有了新的认识,相信查违工作任重道远,再次感谢您的到来,下期再见。
返回顶部